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娱乐 图片 视频 全国 手机版
理财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

63%的农村孩子没上高中,中国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?

来源:网络 作者:上海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8-02
摘要:63%的农村孩子没上高中,中国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? -理财频道-和讯网

  国家统计局2017年数据显示,中国全年人均 GDP 已达 8836 美元,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。但同时,拼多多的爆红,披露出的是大部分活跃用户收入阶层为 5500—12000 元人民币之间, 折合美元约 900—2000 美元,仿佛扯下了经济的遮羞布。依旧庞大的低收入和中低收入群体,中国该如何跨过中等收入国家陷阱?

  说起斯坦福大学的罗斯高教授(Scott Rozelle),大家或许有点陌生。但说起一篇曾在网络上疯传的文章:《现实是有63%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,怎么办?》,应该不陌生。这背后是罗斯高教授团队对中国农村多年的研究成果。

(截图自网络)

(截图自网络)

  从80年代起,罗斯高已经开始研究中国问题,如今是斯坦福大学弗里曼·斯波利国际研究所(FSI)高级研究员、中国问题学者、发展经济学家。

(罗斯高教授在一席的演讲)

(罗斯高教授在一席的演讲)

  农村孩子如果没上过高中,这意味着什么?这会给中国的产业转型和社会发展带来什么问题?科技又能如何帮助这群孩子呢?密探在斯坦福中国访问学者 2018 年学术年会上跟罗斯高教授进行了交流。

  跨过中等收入陷阱,劳动力要有高中水平

  “如果你从北京去西安,350公里的高铁,一下子就过了。高铁代替了乡间小路,农村问题‘看不见’了”。

  回忆起农村问题,罗斯高教授说,自己80年代去中国,发现农村问题更容易看见。当时大部分人都是从农村出来的,无论去哪个地方,车子也更容易经过农村。但是现在,农村问题已经“看不见”了。

  但是,看不见并不意味着不重要。相反,罗斯高教授认为,在研究中国人力资本发展跟中国未来发展的过程中,最大的问题,就是农村教育的问题。

罗斯高教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表示,中国在当前阶段,确实不需要所有孩子都进入大学,甚至无需高中毕业也能找到工作,比如装配 iPhone。他还记得,自己初中时每到夏天会去工厂工作,因为工厂的工人夏天往往会放一周的假。

  罗斯高教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表示,中国在当前阶段,确实不需要所有孩子都进入大学,甚至无需高中毕业也能找到工作,比如装配 iPhone。他还记得,自己初中时每到夏天会去工厂工作,因为工厂的工人夏天往往会放一周的假。

  当时美国工人工资高,因为没有国际贸易,也没有机械化。

  但是,如今美国高工资的工作都需要高技能。像工地、工厂这些低技能的工人工资越来越低,稍微需要一点技能的工作,都需要高中相等学历。

  比如,罗斯高教授说,自己最近需要给车换零件,帮忙处理的工人用电脑上网订零件,也在网上跟客户交流。后来一问,这位工作人员是社区学院毕业的(community college,大致相当于国内的大专)。

  “中国20年之内,就会出现美国过去50年的情况。”

  罗斯高教授指出,中国工厂机械化水平非常快,一旦机械化,500多万初中学历毕业生,就可能面临失去工作。如果中国想从中等发展收入国家迈入高等收入国家,而不是陷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(middle income trap)的话,劳动力必须要有高中水平以上。

  密探稍微解释下“中等收入陷阱”困境,指的是那些过去以廉价劳动力为吸引力的国家,在其经济迈入中等收入国家后,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。那过去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,如果无法完成产业价值链提升,也无法进入快速增长的、以知识和创新为基础的产业和劳务市场,可能面临的是经济增速的下降甚至经济的倒退,导致该国家不能过渡为高收入国家。

  从更广阔的国家来看,罗斯高教授举例,过去中等收入国家或地区的劳动力当中,像韩国、以色列、台湾、香港等,10个里面有7、8个是具有高中学历的毕业生,这有助于完成产业升级后带来的劳动力升级。比如70年代韩国纺织业很发达,但纺织女工们除了白天工作,晚上还上夜校进修。纺织业转移后,曾经的纺织女工就进入了服务业,成为了办公室坐班的会计等,顺利转工。

  “中国当前10个劳动力里,大约3个人上高中,7个人是没有上过高中的。现在没有问题,但是20年后,会是个大问题。”

  读不到高中?前1000天很关键

  在罗斯高教授这番言论出来后,不少人质疑数字:我们周围高中生的比例,不是很高吗?

  罗斯高教授指出,2005年,中国 15—17 岁年龄段的孩子有 50% 左右上高中;今天大约是 90%。从 2005 年到 2014 年,中国增加了 1000 万的高中生,确实快速地增加。但是这属于有城市户口的孩子:

  城市户口孩子当中,有 93% 上了高中,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。即使在美国,比例是 91%,而德国的比例,也只有92%。

  但是,中国 100 个孩子里,75% 是农村户口,25% 才是城市户口。虽然不少孩子住在城市,但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有城市户口。

  可见,在中国当下极高的高中教育比例当中,从更庞大的农村孩子人口来说,是不足以概括的。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罗斯高教授的结论是:有 63% 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。(注,这个数据已更新至 50% 左右)

  为什么这些农村孩子无法接受高中教育呢?不是他们不想,而是能力无法达到。罗斯高教授和团队进行多年的追踪后发现,有两个要素很关键。一个是:孩子出生后1000天的认知能力培养;第二个是,小学阶段学习能力。

(罗斯高教授在学术年会现场)

(罗斯高教授在学术年会现场)

  从孩子的认知能力来看,罗斯高教授指出,据芝加哥大学相关研究,孩子出生后1000天,对于大脑的培养是极为重要的。孩子 90% 的IQ,是这段时间发展起来的。而且,如果 IQ 基础不好,会发展不出更好的 EQ。EQ 包括耐力、个性等多个指标,EQ 弱的话,综合下来会导致孩子学习能力弱,导致越来越难读到高中了。

  这并不是父母不希望孩子读高中。相反,罗斯高教授团队在多地访谈当中,有 17% 的农村父母表示,希望孩子能够读到博士学位。

  但是,中国极大多数农村的现状是:农村父母不了解如何“刺激”孩子的大脑发育。

责任编辑:上海新闻网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娱乐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